澳门金沙网站

當前位置: 澳门金沙网站 > 科學研究 > 科研成果 > 正文

丁慧倩:明代“世籍世業”制度下的欽天監

【發佈日期:2018-02-01 | 點擊數:

欽天監是明代的天文曆法機構,執掌天文占卜、制定曆法、推算節氣、擇日堪輿、報時等事務。在崇信皇權神授、天人感應的時代,帝王十分重視天象的變化及其預示的意義。朱元璋曾說:“吾自起兵以來,凡有所爲,意向始萌,天必垂象示之,其兆先見,故常加儆省,不敢逸豫。”將政治活動與天象聯繫起來是歷代帝王強調統治合法性的重要手段。帝王對“天垂象,現吉凶”的深信體現在天文曆法機構的設立和對天文曆法工作的重視。 明朝欽天監的前身是太史監。太史監設立於元至正十六年(1356年),次年改監爲院。明朝建立後,繼承元朝的機構設置,於洪武元年(1368年)改太史院爲司天監,後改名欽天監,形成欽天監下轄天文、漏刻、大統歷、回回曆四科的格局,“掌天文、定歷數、佔侯、推步之事”。

欽天監是一個技術性較強的部門,又承擔“洞察天機”的特殊任務,受到明朝政府的重視。明朝對欽天監內部的人員有一些特別的規定。洪武六年(1373年)規定欽天監監內人員“永遠不許遷動,子孫只習學天文歷算,不許習他業;其不習學者南海充軍”。欽天監監內官員及“天文生”“陰陽人”具有家族世襲承業的傾向。《明史·方伎傳》說:“醫與天文皆世業專官,亦本《周官》遺意。”天文、歷算、陰陽、堪輿等知識和技能專業性、技術性強,家內傳習較爲普遍,易於形成家族世襲的現象。但明初規定欽天監內人員世業專官,也有當時的時代背景。明朝代元而起,在戶役制度上承襲元代。官府所需的各種職役均由相應的戶計承擔,這些戶計“世籍世業”,爲官府源源不斷地提供役使之人,即所謂配戶當差。洪武二年(1369年),朱元璋下令:“凡軍、民、匠、陰陽諸色戶,許各以原報抄籍爲定,不許妄行變亂,違者治罪,仍從原籍。”也就是說明朝初年承認並保持了元朝的各種戶籍分類。軍、民、匠、竈是最常見也是人數最多的戶計,其他戶計種類繁多,因事而設。官府有什麼需要,就會有相應的戶計專門供役。其中,陰陽戶是與天文、歷算、占卜、堪輿諸事相關的戶計。

洪武元年九月,明朝徵招元朝天文機構的官員14人到南京,第二年又招“故元回回司天臺官鄭阿里”等11人。這些前朝的天文官員和技術人員加入了明朝的天文機構,參與新朝曆法的編修、天象的占卜以及西域天文歷算書籍的編譯等工作。還有一些人因擁有相關技能而被舉薦、徵招入監爲官。如湯銘因爲精通星曆之學,於洪武年間由太學生舉薦爲天文生,永樂時升任五官靈臺郎,成爲天文官員。

無論是前元舊官還是新選人員,這些擁有天文知識的人在明初被吸納進入欽天監,在世業永充的配戶當差制度下,其後代成爲後備的天文歷算人員,累世有家庭成員進入欽天監任職,或者在地方上出任“陰陽官員”。如洪武年間南直隸上元縣人貝琳“幼業儒,慕天官學”,向欽天監司歷何洪學習天文知識,被舉薦入監充天文生。貝琳因多次隨軍出征佔侯有功升爲欽天監漏刻博士,後歷任五官靈臺郎、欽天監監副等職。其後代鵬、仁、豳、尚質、元楨、字仕等七世均以天文爲家學。貝琳子貝鵬由天文生授漏刻博士;貝鵬孫貝豳也擔任漏刻博士;貝尚質子貝元楨、孫貝字仕都是天文生。生活於弘治年間的高冕也有相似的情況。高冕的從兄在洪武年間出任地方上的陰陽官,高冕因精通曆學得以舉薦入欽天監任職,看來高冕的家族長於天文歷算和陰陽堪輿。高冕的長子高輗出任縣陰陽訓術,次子高輔任欽天監五官司晨,可以算是子承父業。正如成化年間欽天監五官靈臺郎劉紳所言,欽天監官俱故陰陽官子孫,這正是明初配戶當差制度的產物。

配戶當差制度在天文生和陰陽人身上表現得更爲明顯。欽天監的工作可以分成兩類,即天文和陰陽。天文包括天象和歷算,陰陽的部分主要是占卜、堪輿等內容。天文生和陰陽人是專門的技術人員,在監內分隸四科供事。陰陽人原則上來源於陰陽戶,陰陽人是陰陽戶在欽天監內應承的差役,地方府、州、縣內也有陰陽學官和陰陽生。監內的陰陽人最初沒有月糧,後照天文生例,發放一定的月糧。陰陽人在監內應役後,其本人的民差可以免去。

天文生原則上也來源於世業子弟。明朝規定天文生年六十以上者,可以申請由嫡男頂補。如果遇到戶絕或嫡男藝業生疏,才准許將習業族丁考試通過後收充應役。如果監內缺役過多,戶下其他習業子弟也可以入監。一戶之下無論多少人充役,只能以祖戶一丁爲戶首,其他人員都要附於祖戶之下。這個戶籍成爲官府勾補差役的依據,而戶籍的背後就是一個世業的家族。應役的天文生不僅有月糧,本人免除民差,還可以免家內一丁的民差。無論是陰陽人還是天文生,只有世業子弟應承戶役之後纔有優免差役的資格,其他不繫應役之人不能享受此待遇。優免差役是對世籍世業子弟的一種優待政策,確保有足夠的人員能夠繼承家業。

欽天監內官生掌握的天文知識可以解讀天象變化、占卜星象、預測人事、制定曆法,既是王權的倚仗,又害怕其氾濫。朱元璋對天象深信不疑,當然也就忌諱他人窺探天象變化的祕密。因此,明朝規定天文知識只能由服務於欽天監的特定人員掌握,禁止私習天文。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天文歷算知識無法廣泛傳播,但配戶當差制度理論上保證了天文歷算知識的家內傳承和應役之人世代延續。明朝組建天文機構時以天文歷算能力爲選任的標準,此後戶計出身先於技能。世籍世業的子弟擁有被選任爲官或入監應役的優先權。

然而,明初的制度設計無法阻止社會的發展和變化。從明中葉開始賦役陸續折銀,王朝與編戶之間的人身控制關係日益鬆動。無論是欽天監的官員還是天文生和陰陽人,其戶計出身越來越多樣化。景泰年間主張修改歷日時刻值的天文生馬軾出身于軍匠,顯然沒有天文世家的背景。此外,天文生、陰陽官生和普通人還可以通過納銀的方式獲得冠帶出身,取得做官的資格。

以往多有批評家族世業對技術性職業整體技能水平發展的負面影響。事實上,世業永充、世代相襲並不是明代欽天監天文、歷算知識水平下降的主要原因。欽天監官生出身的多樣化也很難直接促進天文歷算水平的提高,原因在於欽天監只是爲政府服務的部門,而不是從事天文、歷算專業研究的機構。世業永充的重點在於保證應役之人的穩定和長久,體現的是國家與民衆之間的一種關係。明中後期,這種關係的改變在欽天監官生出身上多有體現。然而,終明之世配戶當差制度及其歷史慣性在欽天監內一直存在。如生活於明中葉的吳昊少時有志於科第,但屢試不第。他的祖父和父親都在欽天監內任職,於是吳昊用其家學補爲天文生,後升爲五官保章正,成爲欽天監官員。此後他在欽天監監正任上幹了二十年。吳昊去世時,他的一位家族兄弟吳昪請禮部尚書費宏撰寫墓誌銘,吳昪本身也是欽天監官員,其孫吳鉞是天文生。吳氏一門能有多代多人在欽天監內供職,所憑藉的正是明初制定的配戶當差制度,以及在此基礎上形成的欽天監官生任職、應役的諸種規定。

(刊於《光明日報》 2018年01月22日 14版,文史哲週刊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