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沙网站

當前位置: 澳门金沙网站 > 科學研究 > 科研成果 > 正文

崔麗娜《西方歷史學的拓荒之作》

【發佈日期:2018-09-17 | 點擊數:

《光明日報》( 2018年09月17日 14版)

希羅多德是希臘乃至西方史學的奠基人,被譽爲“歷史學之父”。《歷史》是希羅多德奉獻給希臘史學的拓荒之作,記錄了希臘人和波斯人之間那場宏大的戰爭。

希羅多德出生於小亞細亞多利亞人的移民城邦哈利卡納蘇。由於地緣關係和貿易往來,小亞細亞的希臘城邦比希臘大陸更早受到埃及、美索不達米亞等東方文明的輻射。哈利卡納蘇以北的伊奧尼亞早在公元前7—前6世紀發展爲希臘世界的文化中心,是希臘哲學和科學思想的誕生地。這裏的哲學家們懷疑宗教神話對自然現象的解釋,試圖通過觀察和思考探究萬物的本原、理解世界的本質。這種理性和批判的精神對希羅多德影響很大。希羅多德對事物成因和源流的強烈好奇心以及他用伊奧尼亞方言和探研究詰精神撰寫著作,本身都表明伊奧尼亞文化傳統在他身上留下了印記。

探研究詰(Historia)是希羅多德《歷史》的核心和靈魂。開篇希羅多德便不同凡響地宣佈,這部著作是他探研究詰的成果。“Historia”原意爲觀察、調查、詢問,引申爲通過所見所聞發現事實真相。在當時的希臘知識界,“Historia”代表一種科學的方法。伊奧尼亞的哲學家們用“Historia”這種方法揭示宇宙萬物的祕密,希羅多德則是首次將這種方法應用於對人類過去事件進行研究的人。在希羅多德之前,希臘人以史詩或散文記錄過去。這種記錄混雜着神話和傳說,因而被視爲繆斯的啓示,而希羅多德試圖通過自己的探研究詰獲得有關過去的真實信息,並以敘事的方式將其呈現,達到保存記憶、“不被遺忘”的目的,由此開創了一種新的體裁——敘事史,使希臘人認識過去的方式發生了巨大變化,即從神啓轉變爲理性的思考。《歷史》中也因此出現了“我根據傳聞加以探究”“這就是我能探究到的所有情況”“這是我個人親自觀察、判斷和探究的結果”這樣的表述。

探究希臘波斯戰爭爆發的原因是希羅多德爲《歷史》設定的重要任務。在書的前半部分,他追溯了東西方的交往,並且將波斯、埃及、巴比倫等地的民族風俗、自然地理和文化納入到他的探究框架。這些內容看似雜亂無章,實則有一條清晰的主線貫穿其中,即波斯帝國的建立和擴張。正是波斯帝國向西部的擴張,才引發了希臘和波斯之間的戰爭。因此,這些好像無關緊要的內容卻承擔着追本溯源的職責,與後半部分對戰爭過程的描述構成一個連貫的統一體。

記錄人事、從人的角度來解釋事件的原因及結果是希羅多德的重大創新。之前希臘的史詩、甚至紀事家的記錄從未明確將主題限定爲人的活動,而希羅多德開篇就表明了自己的寫作目的和動機:爲了保存人類的功業,使之不致由於年深日久被人們遺忘,爲了使希臘人和異邦人那些值得讚歎的豐功偉績不致失去光彩,特別是要把他們發生紛爭的原因記錄下來。他創造性地以人作爲敘述的主角,探究人類而不是神的業績,這就使研究對象從諸神轉向了人類,在本質上與神話傳說劃清了界限。他試圖說明這場戰爭是兩個民族、兩種不同的文明和政治體制的較量,而不是神干預的結果。在敘述戰爭的發動以及成敗時,希羅多德堅持人本主義立場,把人視爲決定性因素:馬拉松戰役雅典之所以獲勝,因爲他們是爲保衛自由和自己的國家而戰,因而“戰鬥得令人難以忘懷,他們奔跑着向敵人進攻,對穿着奇異服裝的米底人毫不畏懼”;波斯國王薛西斯入侵希臘不是因爲徵兆,而是因爲他要懲罰雅典、征服歐羅巴的土地。當然,希羅多德在書中並沒有完全排除神意、徵兆,他承認神會因爲嫉妒干預人類的事務,但他更相信人有決定自己命運的空間。由於希羅多德記錄的是人的活動,並且在敘述中堅持以人爲本,使《歷史》擺脫了神主導的散文敘事,無論在主題上還是內容上都有了新的突破與飛躍。

揭示真相是希羅多德的目標。希羅多德沒有親歷希臘和波斯的戰爭,需要通過探研究詰還原事實真相。在《歷史》中,他提到了獲取資料的幾種途徑:親眼見到的;根據親眼所見做出的判斷;親耳聽到的;通過實地考察或向目擊者求證後自己研究過的。在公元前5世紀的口頭文化中,所見和所聞代表直接信息和間接信息的重要區別,希羅多德肯定不是第一個認識到所見比所聞更可靠,但他卻第一個有意識地將這種認識應用於探究過去的事件。對於聽到的信息,他總是儘可能通過實地考察和親眼所見加以求證:爲證實呂底亞人講述的克洛伊索斯奉獻的故事,他考察了德爾菲神廟、底比斯的阿波羅神廟以及科林斯的寶庫;爲確定希臘人是從埃及人那裏得到赫拉克利斯這個名字,他到腓尼基的推羅進行海上旅行。只要通過調查獲得了真相,就沒有什麼能阻止他講出事實。他敬畏德爾菲神諭,但不只一次提到德爾菲的女祭司在處理糾紛時收受過賄賂。對有關同一事件或問題的不同信息,本着對讀者負責的態度,他通常有聞必錄,但也坦言自己不一定相信這些全是真實的,有時還會明確提出質疑。比如,關於尼羅河爲何從夏至開始漲水而整個冬天則一直保持低水位,希羅多德對希臘人提出的三種不同說法逐一進行了反駁,而後給出了自己的意見,強調造成這一現象的唯一原因是太陽的運動。依據親眼所見判斷,通過實地考察求證,充分表明希羅多德有一種真誠的求真態度,是他賦予希臘史學忠於事實這一高貴品質。雖然他判別資料的方法還比較簡單,但求真使他的作品脫離了詩歌和散文。西方歷史學在希羅多德的努力實踐下應運而生,柯林武德認爲希羅多德是“公元前5世紀與蘇格拉底比肩的一位偉大的創新天才”。

希羅多德無愧於“歷史學之父”的頭銜。豐富的人生閱歷,廣博的知識,使他具有了洞察世事和人生的智慧。他書寫戰爭但厭惡戰爭,認爲“沒有一個人會愚蠢到愛好戰爭勝於和平,因爲在戰爭中,不像平時那樣兒子埋葬父親,而是父親埋葬兒子”。他讚揚民主,因爲在民主制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他對不同民族的奇風異俗給予尊重和包容,並理智地意識到:不管外人看來如何,每個民族都會認爲自己的風俗習慣是最好的。他借梭倫之口表達了對幸福的理解:幸福不取決於財富的多少,生前能安享財富以及生活的各種幸運、然後又能安樂死去的人,纔是幸福的人。羅馬學者琉善爲希羅多德的作品所深深折服。他曾這樣寫道:我真希望能夠模仿希羅多德的一些特點,我不是說他所有的特點(那當然是一種奢望),只是其中一種也好,例如他優雅的文風,構思的技巧,他對伊奧尼亞語的熟練運用,他卓越的思想,或者是他串聯起來的無數珍珠中的一顆,哪怕學到一樣也心滿意足。琉善的話說出了衆多古典學者的心聲,既包含着後人對希羅多德的敬意,更包含着後人對希羅多德所創事業的高度肯定。

關閉